高都中学
高都首页
学校概况
教学管理
农远资源
政教之窗
平安校园
我的博客
创新平台
专题活动
 当前位置:本站首页文章频道→情感文章→音乐,从日出开始!

音乐,从日出开始!
作者:文风 发布会员:wenfeng 版权:原创 发表日期:2007/12/2 阅读:1001

                             音乐,从日出开始!
                
                                                        文卜文风

 

 

 

 

 

“三十而立”。对于即将迈入而立之年的我,的确少了许多冲动、茫然和困惑,多的只是沉着、思索和现实。其实,所谓现实,并不意味着消沉、畏缩。现实多了,更容易使人找到生活的方向,和人生的坐标;现实多了,感慨就会多,你也就更加地会珍惜,会生活。
对于一个人来说,自己的经历总是让自己感动,耐己寻味;对于别人,也许算不了什么。
回忆起一段段往事,我也常常会停留在“付出和获得”间的思索中。何谓付出?何谓获得?真正走过一段人生的关键旅程后,也就觉不得什么了!因为,我十分清楚地感觉到,付出后的收获,应该是人生的一条自然法则,一种理所应当的结果。所以,在人生的道路上走啊,走啊,虽然也时时回头丈量脚步的宽窄、疏密,也会有跌脚、伤痕,却是带着欣赏的目光去衡量。如种田吧!当我们汗流浃背播下了种子,似乎就已经看到了满目的禾苗,和累累的果实。那一刻,脸上带了微笑,却没有多少辛酸的感慨。有的只是希望,只是欣慰。
我也终于没有去从事种田的工作。在我的生活中,日出日落,暮暮朝朝,总是伴有听不尽、唱不完的音符,让我的生活总是放射着七彩的光芒。令人神往!
脚下的路,便不再坎坷。尽是用音符铺就。踏在上面,我会感到一种他处没有的飞翔和满足感,好象还多了许多的安全感。
这也许就是我的音乐人生——

                                   ※有阳光的地方,就有音乐!※

如果说我有一点音乐的天份是来自于遗传,未免稍有牵强。
我出生在一个小县城。我的父亲是一位地道的农民。种了几年的庄稼,便不再安分那“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工作。我很小的时候,正值改革开放的序曲刚刚酝酿,父亲就带着母亲和我,走进了县城的一片空地,搭起了小帐棚,从卖茶水,到开酒馆儿,一路杀下来,二十多年过去了,倒也倒腾出了个“小康之家”的美誉。
父亲不识几个字,但会许多民间的小调。整天乐观的他,唧唧歪歪,哼个不停。听不清什么歌词,却也韵律起伏,煞是好听!从小我也随父亲哼上几段儿,久而久之,也算是父亲遗传给我的几个音乐细胞吧!
母亲,对我来说,算是偶像啦!听外婆说,母亲还是姑娘时,就是京戏班的“名角儿”了。那个年代,样板戏风靡,大街小巷,没几个人不会唱上几段的。母亲虽说也没什么文化,却也聪慧异常。戏班儿师傅教过的剧目、唱段都过目不忘,一学便会。十里八乡,无人不知母亲的名号。用现在的话说——“腕儿”!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母亲嫁给了父亲,怀了我,也没有放弃她的京戏。如果说遗传,多半应该归功于母亲。怪不得一直从事流行音乐的我,一听到京剧,也会喜欢得不得了。大概如此吧!
儿时,外婆对我的影响也不小。我是外婆看着长大的。外婆也常常哼起一些不知名的小曲。特别每到夏天的晚上,漫天的星星成了我的帏帐时,外婆便会在讲完“大灰狼”后哼出一段又一段的曲子。而我,会在这轻盈的曲声中,和外婆轻轻的拍哒下进入另一个神秘世界——梦乡。
外婆说,那些曲子是她在闺中时学会的。

                                        ※“咚咚呛……”梦想的乐章※

音乐,伴随着我乱七八糟的童年,把我送入了少年时代。
我入学啦!
这下不得了啦!
学校里有许多我从未经历过的事情——少先队、儿童节、音乐课、联欢会……让我过足了瘾!别说,野惯了的我,倒也能安分守己地泡在学校的教室里,操场上。
自从我的个头和力气达到一定的标准,我爱唱、爱笑、爱说、爱闹的特点就被学校唯一的音乐教师秦什么老师(早已忘记她的名字了,惭愧!)“捕获”了,她把我选进了学校的鼓乐队。从此,大鼓小鼓小军号、大镲小镲小碰铃,在我手里就“咚呛咚呛”、“嘀哒嘀哒”响了个底朝天。几乎每天都能听见我神经兮兮地唱乐谱唱个不停。那时的疯劲儿,才叫童年呢!
从此,我成了学校的文艺骨干分子。各种庆祝、节日、演出,都少不了我的身影了。

                                      ※付出就有收获——一条自然的法则!※

我轻而易举地把中学的门槛踢得稀巴烂!高分线没能挡住我,我考取了县城的重点中学——实验中学。
以我开朗的性格、音乐的特长和高分线,入学第一天,我就混上了班长的职务;第一学期入了团,兼任——团支部书记。
更加地……
由于我充分利用在班里的职务之便,“以权谋公”,我们班成了全校唯一的“活宝班”。
那个时候,每天下午,电视上总会播放最新的流行歌曲,我也总会将这些歌曲用低廉的录音机把它们一首不落地录下来,然后拿到班里传唱(那个时候电脑还是“稀有动物”,更没有MP3,所以歌曲就无法“下载”了)。每天的课前10分钟歌咏活动所唱的歌曲,基本上都是我录制、传唱的。渐渐地,这种活动成为了习惯和气氛,班里人人都能“张口就来”。
每到周末放了学,就是我们的天下了。全班人马齐上阵,扎花的扎花,接线的接线,背台词的背台词——一场丰富多采的联欢会马上就绪。相声、小品、小魔术、独唱、二重唱、哑剧……电视上有的,我们这儿几乎全有,都是同学们一个星期以来用业余时间自编自演的。有时一激动,也会把一两位与学生们关系处得好的年轻老师抬到联欢会“现场”,“严刑逼供”般的逼老师表演一个。刚开始的时候,这些老师还不太情愿,可后来,一到周末,放学铃还没响呢,就有几位年轻老师耐不住了,早早地等候在我们班的教室外了。这下好了,布置晚会时,窜来窜去最忙活的是他们,吆二喝三声音最响的也是他们,就好象他们在组织晚会,好象他们比我们更需要欢乐,更需要放松。其实,这也难怪,都是年轻人嘛——可以理解!现在想想,那时的教育,才叫“素质教育”呢!
就这么一折腾,我们班还真得罪了不少的人呢!
每年元旦,学校都要组织一次“元旦艺术节”,演出场地是学校专门租赁的县城电影院。应该说,这是一个非常隆重的节日。
学校要从各班选拔出最优秀的节目参加最后的演出。可谁曾想,艺术节就象是专门为我们班而举办的,每届艺术节节目我们班来了个“大包圆”,一半以上的演出曲目都出自我们班。您想想,好东西都让我们吃了,别人吃什么?演出一结束,再看其他班同学的眼神——怪可怕的!我也不止一次地遭到恐吓:很多其他班的女孩子经常向我投来恶狠狠的“媚眼”,还会崇拜地冲我说:“不要脸,吃独食!”——唉!命苦呀!
慢慢长大了,懂得了“升学是农家孩子唯一的出路”这一不成文的道理。音乐理想,在我心中开始生根、发芽,最终,枝繁叶茂、郁郁葱葱!
我开始想象我的将来。将来我干什么?我能干什么?
找老师,开始学音乐……
我的第一位专业老师是一位女教师,人长得挺漂亮,可就是有点不近人情。
第一天,我提了一大包东西,早早地守侯在她的家门口,等待她的出门。因为我懂得,求人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虽然当时也有点脸上发热、脖子发红的感觉,就象正在做一件见不得人的事一样。
正值寒冷的冬季,一大早的空气除了冷还是冷。冻了大半个小时之后,大概是老师吃过了早饭要去上班了,家门徐徐被打开。她一眼看见了站在门外寒风中瑟瑟发抖的我。刚要开口问我什么,又瞥见了我手里提着的东西。
“你是……”他满脸疑惑地问。
虽然我是学校里的活跃分子,但与她毕竟不是太熟;虽然在门外已经把见到她后的开场白酝酿了一遍又一遍,可在这个关键时刻还是“掉了链子”。
“我……我……我是来……看看您!”支支吾吾总算开场了。
“可我跟你并不太熟呀?你来看我……”
都到这份儿上了,硬着头皮往下说吧!
“老师……我想……我想跟您学习专业……”
她听到这里,再看了看我手里的东西,好象已经全明白了。
她指了指我手里的东西。问到:“你这是干什么?”
我听到她的语气里有些怒意,连忙回答到:“我只是……只是想……”
没等我说完,她很不高兴的打断了我:“谢谢,我很好。请你把东西拿回去吧!”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又羞又冷的我,不知道做错了什么。当时,一股强烈的、委屈的酸楚直逼脑门,眼泪差一点砸下来,又被我强忍着堵了回去。
悻悻地回到了家,早饭也没心思吃。母亲连忙过来关心地询问:“怎么样,儿子?老师怎么说?”
我没好气地回答到:“什么怎么样!老师生气地让我把东西拿回来了。”
“老师还说了些什么?”母亲又问。
“没有。她别的什么也没说。”
看到满心不高兴的我,母亲不解地到一旁去了。
我也陷入了思索中……
“咦!对了!是不是老师嫌东西太少了?”我好象茅塞顿开。“对!就这么办!明天再买更多的礼物去求她,或许……”我为我的聪明与智慧感到自豪和得意。
第二天,我真的又买了更多的东西,鸡、鱼、肉、蛋,在当时被认为是好东西的礼物,我几乎都带上了。还是早早的守在她家门前,还是在瑟瑟的寒风中。我想,凭着这些礼物和我的真诚与执着,这回,肯定没的说。
当大门再次徐徐打开后,我才发现我又一次错了。
当她看到我又提了满满两大包东西站在门外时,这次,连一个字都没说,“砰”的一声,门,被她重重地关上。
我又吃了一次闭门羹。
这次,我是真的失去了信心。决定放弃了。
要说这人呢,就是个时运,就是个命。正当我准备放弃的时候,命运开始关照了我。
一天,一位同学来找我,他告诉我说,音乐老师让我到她家里去。她在家正等着我。
“完了!这下我要倒霉喽!找我会有什么事?难道因为我送礼不成,还要治我个‘行贿罪’不成?”我心里开始忐忑。可脚步还是不自觉地向她的家里走去。
以后的事想当然地很赋有戏剧性了。礼物,我再也没敢送过。我终于还是成了她的“关门”弟子。
我只知道,她当时对我说的话虽不多,可让我记忆非常深刻——“作为老师,我要的是你的成绩和成长,并非鸡鸭鱼肉;作为老师,我必须告诉你,一个人要想成功,靠的不是拉关系、走后门,靠的是真才实学;我不希望自己的学生将来只会凭送礼混事……”
那一次,我没能堵住我眼里的液体。我知道,她说的这些话会鞭策我一生的。
一定会的。
从此,我开始了艰苦的专业训练和学习。主攻声乐专业。
俗话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学习专业,远比我想象的要难。音乐,是感觉与方法的结合体。空有方法没有感觉,不能表达音乐;空有感觉没有方法,表达不了音乐。对我来说,这是一件相当不容易的事情。除了专业,还要把文化课学好。专业上,除了上课,要勤学,更要苦练、苦练、再苦练!
学习专业期间,我知道了什么叫“闻鸡起舞”。
在县城中心,有一座不太高的小山,我们当地人习惯地称它为“公园”。每天清晨,当漫天还是星斗密布的时候,我已经起床,一路跑上小山岗。一来,可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二来,可以练习肺活量;三来,还可以锻炼身体。一举三得。风雨无阻。
我在半山腰找到了一片空地。这块空地朝东面向太阳升起的方向,而且无树木等任何遮挡物。由于正对东方,真给人一种“采纳日月之灵气”的感觉;南、北、西三面环绕着高低相间的树木、花草,空地也异常平坦。这一环境,象是有人开辟,又象是自然生成。真乃“人间仙境”也!
每天,人们都会在这个地方看见一个对日当歌的少年准时出现。学声乐嘛,练声是必不可少的步骤和方法。起初,还真有人认为是动物园里逃出的狼在嚎叫,竟扛着棍子飞奔过来,“为民除害”;仔细端详,见是活生生的少年,这才纳着扪儿走开,还时不时地回头疑惑地观望。时间一长,随着我的声乐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就见怪不怪了。有时,不少由此经过的人们,偶尔也会鼓上一掌、喝上一彩。真还要感谢这些不知名的人们,别小看这不起眼的掌声和喝彩,倒给了我许多的鼓励与鞭策。
可是,好景不长。我好容易找到的这片宝地没过多长时间就被别人给侵略、霸占了。
当时,我们那儿正盛行一种老年健身运动——练香功。有一群练香功的老太太正神不知、鬼不觉地盯上了我发现的这片宝地。偶尔我去得稍晚一点,就会看到一大群老太太早已捷足先登,几大排的队伍就把空地占得严严实实,插足的空都没有。没办法,我只能第二天起得再早一点——“先入为主”嘛!可第三天一早再去,嘿!老太太们去得更早了。就这样在“相持”阶段僵持了一个星期,双方都起得越来越早。俗话说:人老不贪睡。可我已经渐渐有点吃不消了。严重的睡眠不足使我终日飘忽。这片宝地呀,放弃吧!这也不算丢人嘛!“尊老爱幼,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矣!”我这样安慰自己。
“付出就会有收获”。我相信这应该是一条自然的法则。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几年的艰苦训练之后,我顺利地考入了音乐专业学校。
有趣的是,由于我常年跑着去山上练声,许多别的班的同学还以为我是在“练体育”,直到我进入音乐学校就读大半年了,还会有许多同学见面后问我:“嘿!哥们儿!听说你考上学了?考的哪一所体校?”——哭笑不得!后来,有心腹密友直言不讳:“你这身材,哪有搞音乐的气质!活脱一个体育胚子嘛!”——原来如此!(我的身材较“富态”!再惭愧!)

                                    ※成功,有时是不经意的!※

1993年9月,怀着一颗对音乐无比憧憬的心,背着那把伴我三年的吉他,走进了我梦寐以求、向往已久、为之付出了汗水与辛酸的音乐学校。
进入学校,正赶上“校庆”。因为我的吉他,我顺其自然地被选入了学校乐队。
一段崭新的生活,又开始了。
说起吉他,是她改变了我整个的音乐人生!这一点,也是我从来都没有想到的。因为我在学校专修的是美声专业,接受的是正统音乐的教育。是吉他,把我带入了流行音乐的殿堂,也确确实实地改变了我的生活。
真正接触吉他艺术,还是在1990年。
夏天的一个傍晚,从市场买菜回家,途经县体委体育场时,从体育场的一个角落里隐隐传来了优美的乐器声。以我的音乐基础,我一下就听出是吉他的声音。声音虽不算太大,但吉他那特有的优美与穿透力顿时刺激了我的每一根神经……怎么形容呢?……两个字:“爽!”
这种感觉,多年来一直陪伴着我。
想象一下:怀里抱上一把六弦琴,神奇的双手在琴弦上飞舞,那优美、或震撼的旋律就从你的双手间飘出,在你的心灵间激荡;而且,琴弦的振动与你的心脏是那样的近,似乎在与心脏一同跳动。这一刻,琴和你,已经融为一体——你的悲伤就是她的痛苦;她的跳动就是你的快乐……妙不可言!美不胜收!
学!我一定要学会弹吉他!
人,一旦要是产生发自内心的一种誓言、愿望,那么,他心中蕴藏的力量就会是无穷的。甚至是可怕的。
正赶上县城有一家私人开办的短期吉他培训班在招收学员。“机不可失”呀!
我把我想学琴的想法告诉了母亲,却遭到母亲的强烈反对。
原因很简单。吉他属西方乐器,80年代初传入我国,仅仅十几年的缓慢发展,人们对她太陌生了。吉他在很多人眼里还算不上一件乐器。在当时,很多人都认为,弹吉他的人没几个是好人;好人应该吹吹笛子,拉拉二胡,只有流氓、地痞才弹吉他。当然,这是十多年前的思想了。再看看如今,吉他早已走进了千家万户,走进了音乐的角角落落。
但当时,要想说服母亲,太难了!
在用道理说服无效的情况下,我只有出“绝招”了。在我的“兵法战册”中,有一招叫“软磨硬泡”——“一哭、二闹、三上吊”!嘿!别说,还真管用。母亲被逼无奈,只好同意。不过,母亲和我签定了一个“友好协议”,他同意为我买琴,而我必须做到:一、不得因学琴影响了学习;二、穿着打扮、行为举止不得流里流气;三、不得唱“不健康”的歌曲……
真要命!不过,我总算打赢了这场“仗”!
兴奋、激动地拿着钱,来到县城唯一一家出售吉他的商店——百货大楼,66块钱买了一把现在看来又土又笨的老牌“美声”吉他。然后,飞似的跑到培训班,40块钱交上了学费、报名费。这才重重地喘了口气,顿感“世界真奇妙!”
接下来,一切问题就“阴转多云、多云转晴”了!
那位姓尹的吉他老师知道了我是学音乐的,教起来也格外省心,当然也格外用心。我也没有令他失望,弹琴的技艺进步飞速,音乐感觉也把握得不错。沉浸在音乐中的我,学得格外努力。学琴期间,每天都要练琴五六个小时,有时,手都磨出了血泡。我也成了他为数不多的优秀学生之一。如今,他的学生中仍从事吉他艺术的只有两个,一个是“朋克歌手”张林;另一个就是“阿拉”。
短期培训确实短。一个月后,我毕业了。
除了学习民族音乐,剩下的时间,我都用在了吉他上。在报考音乐学校的征程中,我揣着自己的声乐专业,扛着六弦琴,转战南北。北上济南、临沂、沂水,南到江苏,西至菏泽、济宁、徐州。转了一大圈,最终,选择了现在的音乐学校。我所考上的这所学校,在400余名考生中共录取了33名,我很幸运,我是其中之一。据说,我之所以能够考取,除了声乐专业和笛子加试成绩外,还沾了吉他优势的光。因为“校庆”演出需要组建专业乐队,33名被录取考生中,只有我一个是吉他乐器专业,因此,我也就当是被“破格录取”了。
学校的校庆让我大出风头、风头占尽,也让我开始认识了乐队。三年的学业,我与乐队结下了“不解之缘”。
真正让我一生“抱定吉他不放松”的,除了接触了乐队,还有一个校园社团组织——吉他协会。
我所在的音乐学校,我们93级是第一届统招生。入学后,分配了宿舍。每到晚上,闲得无聊,器乐专业的几个同宿舍同学便凑在一起,吹的吹,拉的拉,弹的弹,甚是热闹。因此,引来了许多普通班的同学驻足倾听。当然,后来也引来宿舍管理员的训斥。
然后,“校庆”之后,由于我在舞台演出中,以吉他演奏而大出风头,也引来了一位与众不同的同学——吉他协会会长。
一天晚上,我们正在吹拉弹唱,宿舍门一推,走进来一位个子不太高,戴着眼镜的“瘦麻杆儿”哥们儿。我当时仅当是前来听曲的普通班同学,也未加理会,继续以吉他与同学的其他乐器合奏。来者默不做声地自己坐在床沿,的确面带真诚的倾听中,还时不时地点头表示赞赏。
又一曲终了,来者这才缓缓起身,面带微笑地冲我微微一点头,算是与我打了个招呼,然后不慌不忙地说:“你好!听说你是音乐专业班唯一一个吉他器乐专业?”
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来者有何意图,也不知道应该如何与他人交际,一时差点语塞。
“啊……也算不上什么专业。弹着玩儿罢了!”对自己的回答,我还算满意。
“你是……”我想知道对方到底有什么事情,又问到。
“嗷!我是咱们学校吉他协会会长,我姓刘。”他冲我伸出了右手。我也礼节性地伸出右手和他握了握——男人的礼节嘛!几句话,我看出他是个挺稳重的人,因此,对他的戒心也就渐渐淡去。
见我对他有了些好感,他也好象轻松了许多,面带微笑地向我说明了来意。
原来,他是90级普通班的学生,因为酷爱吉他艺术,所以在得到学校团委的支持后,创办了“吉他艺术协会”。虽然全校的协会会员只有十几个人,可毕竟是他和他那一帮热爱吉他的会员辛辛苦苦创办起来的社团组织。我们93级新学生入校,而他们也正是临近毕业的时候。眼看离校的日子一天天临近,可还是找不到能将协会继续发展壮大下去、胜任会长职务的合适人选。焦急、无奈的等待中,正赶上我们93级入校。在“校庆”演出中,他注意到了我,并进行了一段时间的考察了解。他说,他认为没有比我更适合这个角色的人选了。所以,他找到我,希望我能够挑起吉他协会这副担子。他还给我详细介绍了协会的发展历程,以及协会的具体情况。可我当时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也就没有向他表示任何什么意见。
可他好象已经咬住我不放了。以后的几天里,他又找过我好多次,动员性地与我谈了许多诸如理想、爱好、抱负一类的话题。现在想起来,真比中国申请加入WTO还要费劲儿。
终于,我还是被他说动了。也许是被他那种执着的劲儿打动了。
在举行了协会交接仪式后不久,他也毕业分配,“撒手而去了”。吉他协会这一摊子就扔给了我。
从此,我是又当学生,又当老师,成了一位“兼职教授”。
接手协会的工作以后,开始还真有点“蛤蟆吃天,无从下口”的感觉。可凭借在中学锻炼出来的组织、管理能力,以及做事的创新能力,我很快便熟悉、掌握了协会的管理、组织和运作。
我开始着手按照我的管理思路开展工作。首先制定了一系列的协会管理制度,如:《会员守则》、《协会活动制度》、《会员纳新制度》、《上课、辅导的有关规定》等。协会正规了,在校园乃至社会上的知名度也逐渐提高了。不仅会员的数量越来越多,就连社会上也有很多慕名而来的年轻人也参加了协会的学习活动。我也因此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吉他手。
我曾经走访过本市的各大院校,当时只有我们这一所学校拥有吉他协会这一社团组织。三年的学校生活,我所领导的协会,会员人数也已由开始时的十几人发展到百余人。虽然事情已过去近十年了,可想想这一经历,真的有些无法释怀。
我也在这时很清楚地感到:这一生,我都不会离开吉他了!
成绩的光环环绕着我。我也说不清是不是成功的标志。总之,我还是象以往一样,重复着上课→学习→吃饭→睡觉的学生生活。
不过,专业老师逐渐开始将一些演出任务交给我去组织完成。记忆最深刻的,是我为我的同学成功组织了三场规模很大型的器乐演奏会:“黄永峰笛子演奏会”、陈晓河手风琴演奏会”、“徐希艳‘春江花月夜’琵琶演奏会”。这三次器乐演奏会和以后的大小演出,乐队的组织、排练,都由我来负责。这也算是对我专业水平的最好检验,和三年学习生活所划上的圆满句号。

                                   ※在灿烂的阳光下生活,真好!※

时光飞逝。
很快,和许许多多的同龄人一样,也怀着一颗迷茫的、不知所措的心,我也面临毕业、分配。
96年,在经历了人情冷暖和焦急等待之后,我终于还是留在了城市——临沂。我被分到罗庄区的一所农村中学,担任音乐专职教师。
农村的生活十分的单调。虽然,我所在的单位,人与人之间倒还算平和,与同事、领导间的关系处得也挺不错,但经过一段单调、平静的工作、生活之后,让我感觉到,这种生活方式与我想象中的,落差太大了!除了做好本职工作,我好象觉得自己有些碌碌无为。
现实不容易改变,但生活方式可以改变。我开始试着去寻找一种东西。
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了临沂一位从事音乐工作的朋友。慢慢地,大家熟悉了。当他得知我是个弹吉他的乐手后,他向我介绍了一个好地方——“阳光”。
起初,一听到“阳光”这个字眼,内心就感觉十分温暖,加上他把阳光介绍得“磁磁”放光,光彩夺目,不由得使我心动起来。一个周末的下午,在一同事的陪伴下,第一次走进了“阳光”。
由于我是外地人,并不了解临沂这座城市的情况。这时,我才知道,“阳光”在这座城市的名气是很了不起的。
“阳光”,其实是一所专业从事吉他艺术教学与传播的私立学校,是中国十大吉他名校之一,在校学生达几百人。它的创办人是我国著名的青年吉他演奏家、教育家刘军先生。
第一次见到刘军先生,就被他不拘小节的谈吐、渊博深厚的知识、高超优美的演奏所感染。刘军先生没有一点大师架子、名家脾气,和蔼可亲,自然洒脱。通过与他的频繁交往,我这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自傲、多么的无知和愚昧。
有道是:“强中更有强中手”;“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学无止境”。
我决心拜在刘先生的门下,系统地学习吉他艺术。
凭着我坚实的弹奏基础、扎实的音乐理论和良好的音乐感觉,刘先生也很喜欢我,收我为他的关门弟子。
这一学,就是7年。这其中的苦辣酸甜,不言而喻!令自己再次欣慰的是,多年来的努力开始有所收获。自己越来越多的创作作品被社会和业内人士所承认;还有部分作品被发表、传唱或获奖。
如今,自己也有了自己的学生。虽然自己在一天天成长,一天天老去,但是,与自己的学生们共同生活在音乐里,生活在阳光下,觉得自己的生活每天都是新的,多彩的!
生活,要象阳光一样灿烂!
音乐,也要从日出开始!



【字体: 】【复制】【打印】 

 上一篇:行 程
 下一篇:我爱我儿子—幸福
 点击排行
·喜欢语文的理由2006/11/6
· 收获2008/6/11
·在生命中奔跑2006/12/4
·牵着母亲过马路2006/8/19
·青春纪念册2006/8/24
·三只小钟2006/7/4
·成功教师的15条特征2007/7/4
·从害怕中走出的坚强2006/10/14
·我向爸妈提建议2006/7/4
·音乐,从日出开始!2007/12/2
 本站推荐
· 收获 2008/6/11
·音乐,从日出开始! 2007/12/2
·成功教师的15条特征 2007/7/4
·在生命中奔跑 2006/12/4
·从害怕中走出的坚强 2006/10/14
·青春纪念册 2006/8/24
·三只小钟 2006/7/4
 网友评论
 √ 评论者:adasd 发表时间:2008/3/23 15:26:08 IP:221.2.75.149
 家刘军先生。 第一次见到刘军先生,就被他不拘小节的谈吐、渊博深厚的知识、高超优美的演奏所感染。刘军先生没有一点大师架子、名家脾气,和蔼可亲,自然洒脱。通过与他的频繁交往,我这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自傲、多么的无知和愚昧。 有道是:“强中更有强中手”;“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学无止境”。 我决心拜在刘先生的门下,系统地学习吉他艺术。 凭着我坚实的弹奏基础、扎实的音乐理论和良好的音乐感觉,刘先生也很喜欢我,收我为他的关门弟子。 这一苦辣酸甜,不言而喻!令自己再次欣慰的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姓名:
 评论:
 最多:  已用:  剩余:
 验证码: 
  • 一切后果都由评论者自己承担。
  • 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中的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接受上述条款。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国家的相关法律法规。
访客留言
点歌祝福
音 乐 版
新闻动态
版权所有©2005-2009 罗庄区高都中学 
Power BY 高都中学网管中心 页面加载时间:63.0毫秒 
全部在线:3游 客:2会 员:0